钢架雪车这“弯道”项目 中国有望实现“超车”

钢架雪车这“弯道”项目 中国有望实现“超车”
2020年03月09日 08:58 上观
钢架雪车这个“弯道滑行”项目,中国队有望实现“超车” 钢架雪车这个“弯道滑行”项目,中国队有望实现“超车”

  随着3月的到来,世界范围内的冬季项目赛事逐渐进入收官阶段。因为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原计划国外参赛后回北京的钢架雪车队目前在塞尔维亚训练。中国钢架雪车队本赛季参加了国外的训练和比赛,并取得了不俗成绩。

  如果从2015年9月进行国家队队员选拔开始算起,中国钢架雪车运动在4年多的时间里,进步神速,几乎从“零起步”上演了“弯道超车”的故事。

  有故事:钢架雪车可不简单

  2022北京冬奥会有滑冰、滑雪、雪车、雪橇、冰球、冰壶和冬季两项7个大项。如果再分得具体一些,则有15个分项、109个小项。

  一般国际奥委会把国际单项组织管辖的项目列为一个大项;有的大项下面根据具体项目的发展、规则、器械等方面的不同,再设分项;分项下面再是具体的小项。例如国际泳联管辖的游泳其实有6个分项,游泳、跳水、花样游泳、水球、公开水域、高台跳水。在游泳世锦赛中这6个分项都是比赛项目;在奥运会上,除了高台跳水,其它5个分项都是正式比赛项目。

  国际雪车联合会是雪车这个大项的国际单项组织,管理着雪车和钢架雪车两个分项。雪车项目是在一条有弧度、有高度、有转弯的赛道上,人和车从零速度开始进行滑行,按照速度决出胜负。不同的是,雪车分项是运动员从零速度推动车,然后“坐”在车里,根据推动的速度和赛道高度差,“驾驶”车到终点。上海运动员邵奕俊和队友参加了2018平昌冬奥会雪车比赛,之前练投掷项目的邵奕俊是上海首位参加冬奥会的运动员。钢架雪车则是1名运动员从零速度,推动一块“板”,然后腹部俯卧在“板”上,头朝前,“趴”着“板”,也就是“驾驶”着这辆“车”到达终点。

  其实冬季项目7个大项中,还有一个大项和雪车比较相像,就是雪橇。雪橇项目由国际雪橇联合会管辖。雪橇项目也在由冰铺成的有高度落差的赛道上举行。不同的是,雪橇是“躺赢”项目,运动员是脚在前,头在后,“躺”在“橇”上,“驾驶”着“橇”到达终点。

  实际上,雪车(含2个分项)和雪橇这两个大项“长”得太像了:从运动员角度看,雪车是“坐”;钢架雪车是“趴”;雪橇是“躺”。另外,雪车和雪橇有“冰雪F1”的美誉,最大时速超过每小时130公里,竞技性和专业性很强。不过因为这“哥俩”的历史、发展等原因,目前雪车和雪橇由两个国际体育单项组织分别管理,因此是冬奥会7个大项中2个大项。弱弱地想一下,如果雪车和雪橇这两个大项由一个国际体育组织来管理,变为一个大项是不是更好呢?

  把冬奥会的7个大项进行分类,就会发现,冰上项目(Ice Sports)大致也是室内项目,包括滑冰(短道速滑、速滑、花样滑冰)、冰球、冰壶这3个大项。雪上项目(Snow Sports)包括滑雪(高山滑雪、越野滑雪、跳台滑雪、北欧两项、自由式滑雪、单板滑雪)、冬季两项这两个大项。雪车和雪橇这两个大项是滑行项目(Sliding Sports),因为,雪车和雪橇实在很难归类到冰上项目和雪上项目。

  在中文的语境中,雪车和雪橇这两个大项有“雪”的称谓,其实和“雪”无关。它们是在冰面上举行的。不过,冰上项目的滑冰、冰球和冰壶虽然对冰的厚度有不同的要求,其实都是在“平面”的冰上举行的。雪车和雪橇不是在平整的冰面上进行比赛,而是在“冰道”上举行比赛。这个“冰道”是由一条由“冰”铺成的“凹槽”赛道。运动员和器具(车、板、橇)在这个赛道上滑行,以用时判定成绩。

  回到钢架雪车(Skeleton)这个雪车下面的分项,它在冬奥会历史上,有“三进二出”的历史。1928年第二届冬奥会钢架雪车首次成为正式比赛项目;1948年第二次进入冬奥会;2002年之后,一直是冬奥会正式比赛项目。

  有支持:社会各界鼎力支持

  2015年7月,北京申办2022年冬奥会成功。2015年10月,中国钢架雪车国家队成立。第一批钢架雪车队员从跨界跨项选材而来。田径短跑名将张培萌2017年全运会后退役,2018年1月转为钢架雪车队的一员,对推动钢架雪车的知名度起到了重要作用。

  跨界跨项在短时间内解决了队员的问题。如本赛季表现突出的我国女子钢架雪车选手林回央来自浙江宁波。据她在浙江省队的教练周升春介绍,林回央1998年出生,原来在宁波市体育运动学校是田径全能运动员。2015年林回央到浙江田径队后主要练100米和女子100米跨栏项目,曾经参加过在南京举行的全国室内田径锦标赛。2015年跨界跨项选材时,周升春根据林回央身体素质(爆发力好,协调性好)的特点建议她去试一试。

  如今已经是宁波大学体育教师的周升春看到林回央今年的的成绩非常高兴,他说:“希望小姑娘继续努力,在2022北京冬奥会上为国争光”。如果林回央出现在2022年北京冬奥会,那么将改写浙江此前没有运动员参加冬奥会的历史。本赛季,林回央获得了世锦赛第13名,这是中国女子选手迄今为止的最好成绩。当然,林回央并不是“一个人在战斗”,此前同样来自浙江的长距离耐力跑选手陈盆滨转项滑雪大项下的越野滑雪项目。

  随着冰雪项目“北冰南移”,不少地方省市加大了冰雪项目的投入。

  在浙江,根据多部委联合下发的《冰雪运动发展规划(2016-2025年)》,浙江省推出了冰雪运动的相关规划。按照规划,浙江省2018年先开展短道速滑、冰壶等冰上项目,合作组队开展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等雪上项目。浙江省2018年成立看冰壶队,2009年世界冰壶锦标赛冠军岳清爽担任教练兼队员。2019年10月30日,林回央获得了第十四届全国冬季运动会钢架雪车女子组冠军,提前实现了浙江省2024冬运会金牌“零的突破”的目标。实际上浙江省的冰雪场地也不少,仅对社会开放的滑雪场数量,根据笔者对浙江云上草原景区总经理丁颢的采访,目前浙江省有15个滑雪场(12个室外、3个室内),分布在浙江的杭州、湖州、绍兴、宁波、温州、丽水、金华等7个地级市。

  陕西省的秦岭四季滑雪馆建成了国内首个拥有3条雪橇、雪车和钢架雪车出发训练道的冰屋基地,被授予“国家雪上项目训练基地”,为国家队冬季运动项目出发训练技术提供保障。中国钢架雪车队也经常到该基地进行出发推橇等方面训练。

  根据北京市重大项目办消息,作为我国首条雪车雪橇赛道的北京冬奥会延庆赛区国家雪车雪橇中心赛道已于今年3月1日按计划正式开始制冰。这是世界第17条、亚洲第3条、国内首条雪车雪橇赛道。北京冬奥会国家雪车雪橇中心将承担雪车、钢架雪车、雪橇三个项目的全部比赛。不久的将来,国家队可以在国内进行完整的训练、比赛。此前钢架雪车全国锦标赛在国外举行。第十四届全国冬季运动会钢架雪车的比赛2019年10月在挪威的利勒哈默尔举行,闫文港和林回央分获男女个人冠军。在冬奥历史上,利勒哈默尔举办过1994冬奥会和2016冬青奥会。

  上海体育学院也是钢架雪车队训练基地之一。去年下半年,钢架雪车队在上海体育学院进行了体能训练。按照计划,今年4月,钢架雪车队将继续回到上海体育学院进行训练。

  社会各界也看到了中国冬季项目的潜力和价值。2017年4月,国家体育总局冬季运动管理中心发布了关于十三支国家队招募赞助商结果公示。安踏成为上述12支国家队(短道速滑和速滑合并为一支国家队)的赞助商,赞助期限从2018年8月1日-2022年7月31日。实际上,安踏体育从2010年开始就和冬季运动中心合作。目前安踏是中国奥委会合作伙伴,同时是北京2022冬奥会组委会的合作伙伴。从2010 年温哥华冬奥会开始,安踏作为中国奥委会合作伙伴,在连续5届奥运会上为中国体育代表团提供了领奖和生活装备。

  有进步:以赛代练效果显著

  中国钢架雪车项目跨界跨项选材,成立国家队后,采取了“请进来,走出去”等方式,通过聘请外教、以赛代练等方式,短时间内取得了很大进步。

  2018年平昌奥运会,中国代表团首次参加了钢架雪车项目的比赛,耿文强取得了第13名。今年1月,他在世界杯法国拉普拉涅站比赛中获得第3名,成为中国首位站上钢架雪车世界杯领奖台的选手。

  从钢架雪车的赛事体系来看,最顶级的有四年一次的冬奥会、每年的雪车世锦赛(包括雪车和钢架雪车项目)、世界杯总决赛及世界杯分站赛(7站)。选手根据水平、排名和需要,还可以参加略低一级的洲际杯、北美杯、欧洲杯等比赛。如2018年闫文港获得中国队历史上首枚欧洲杯赛金牌,本赛季中国队有北美杯和洲际杯冠军入账。

  中国钢架雪车队本赛季拿了6个北美杯冠军、1个洲际杯冠军、1个世界杯第三名。在世锦赛上,中国队夺得男女混合接力第六名、男子第11名、女子第13名。根据上赛季表现,本赛季中国队只有2个男子和1个女子世界杯参赛名额, 1个男子和2个女子洲际杯参赛名额。因为本赛季的出色成绩,下赛季中国钢架雪车队有3个男子和2个女子世界杯参赛名额;2个男子和2个女子洲际杯参赛名额。

  钢架雪车不是直接对抗项目,相反,需要一定的技巧。因此亚洲选手在这个项目上还是可以有所作为的。2018年平昌冬奥会上,韩国选手尹诚彬获得了钢架雪车男子冠军,打破了欧美人在这个项目的统治。今年世界杯法国拉普拉涅站的比赛,中国选手耿文强和尹诚彬并列获得铜牌;闫文港获得今年世锦赛男子第11名,这无疑给中国选手增添了信心。

  北京冬奥会中国代表团的一个目标是“全项目参赛”,即参加所以109个小项的比赛。从中国钢架雪车队来看,经过下赛季的努力,很有可能在男子和女子两个小项上,有运动员出现在本土举行的北京2022冬奥会上。

推荐阅读

阅读排行榜

体育视频

精彩图集

秒拍精选

新浪扶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