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许家印的道歉到全力归化 恒大十年背后的南北论

从许家印的道歉到全力归化 恒大十年背后的南北论
2020年03月10日 09:46 国内足球综合
恒大十年 恒大十年

  文章来源:足球报

  记者白国华报道 弹指一挥间,十年倏然过。恒大十年,收获了很多冠军、荣誉,带来了赞美,自然也有质疑。对于恒大十年所取得的成就,从竞技上、管理上、营销上已经有多面的解读。今天,我们换个角度,观察一下这支成军十年的俱乐部——这个俱乐部身上,到底是南方的基因多,还是北方的基因多,或者是南北的基因是怎么混合的?

  所谓南北,当然不是地理概念,而是文化概念,何谓南,何谓北,众说纷纭,未必有标准答案,这里简单总结:所谓“南”,恒大身处广州,广州在中国的版图乃至文化的位置,都是典型的“南”方;所谓“北”,恒大老板许家印,中原人士,而中原在中国的版图乃至文化的位置,都是典型的“北”方,而恒大整个企业乃至恒大俱乐部,打上了许家印深深的个人烙印。

  ▲10年前的3月1日,恒大入主广州足球

  先说一件广州恒大的前身,广州医药期间发生的一件往事。

  2009年9月22日,广药队一次队内训练,发生了“南拳”大战“北腿”的名场面。

  “北腿”徐亮在训练中飞踹“南拳”卢琳,导致卢琳脸部受伤,卢琳回击以后被队友们拉住——纸瞒不住火,此后,广州当地媒体如实报道此事,并对徐亮进行了批评。

  9月26日,广药主场和陕西的比赛中,徐亮利用自己标志性的任意球为球队首开纪录,但双方最终1比1战平。比赛平淡无奇,但精华在赛后的采访,徐亮对着广东电视台的镜头说:“这个球我就说一句,这个球献给那些比较喜欢落井下石的记者,让他们每天早上出门的时候安全一点吧。”

  知道惹恼了媒体,广药集团进行了危机公关。当时广药集团的董事长杨荣明找了个机会,跟徐亮问清楚了事情的经过,然后说:“你什么时候有时间,我们吃个饭好好说一下这个事。”

  徐亮淡淡地说:“有空再说吧。”

  徐亮的这个回答传到主教练沈祥福的耳朵里,沈祥福说:“他是疯了吗?这样跟领导说话?”

  在沈祥福这一代人看来,队员这么不给领导面子,难以理解;而在更多人的认知里,徐亮训练打架,赛后挑衅媒体,然后公然不给领导面子,接下来的日子,可想而知……

  ▲“北腿”徐亮

  但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杨荣明对于被徐亮“拒绝”的事情不以为忤,他说:“他是个有个性的队员,他身上有东北人的霸气,而这种霸气,是我们这支队伍欠缺的,或者说,我们广东人身上普遍缺乏这种霸气,足球场上需要这个。”

  此事最后的处理结果是,在时任体育局局长刘江南的见证下,徐亮当众检讨,罚酒三杯,就此了结。

  2010年,广药集团撤走,这支球队由广州恒大接手。“北腿”徐亮离开,他的霸气继续在北京、上海、深圳挥洒,踢遍北上广深,中国足坛绝无仅有。

  “南拳”卢琳坚守广州,广药、恒大、日之泉、富力,已经35岁的卢琳仍然是广州足球现役最拿得出手的队员,他已经完成了“广东足球先生”的三连冠。

  而当年广药的衣钵已经由广州恒大继承——说恒大,先说广药,说到徐亮和卢琳当年的这段往事,最让我感兴趣的是,当年广药管理层对于徐亮此事的处理方式。

  这是典型的实用主义:领导面子并不是那么重要,重要的是人能为我所用。

  人才难得——广药搞了三年足球,管理层是清一色的广东人,但两任主教练戚务生和沈祥福都是外地人,他们带来的球员都深受重用,甚至明星球员还获得了一些本土球员所不具备的“特权”,广药三年时期(在假球事件东窗事发之前),外界争议最多的是,这支队伍是否能给广东球员更多的机会,十年冰河期以后,广药接手把队带回了中超,是否也能让昔日辉煌的南派足球回魂?

  而广药已经用实际行动证明,不要再纠结于这些观念之争,不管你是南方人,还是北方人,能者居上——商业如此,足球同样如是。

  ▲“南拳”卢琳

  从广药到恒大,广州足球经历了升级版。

  恒大在足球的成功,总结为两点:第一,舍得花钱。这一点,不必多言。

  第二,懂得管理。这种管理,是恒大这个在民企残酷环境下拼杀中总结出来的经验移植过来的。许家印不相信所谓的中国足球的经验,“他们都是落后的,陈旧的”,所以他的管理层,没有任用任何一个名宿,或者叫“老人”。

  从接手广州足球,到独享球队管理大权,恒大用了25天时间。这场“战斗”,恒大大获全胜,原来手握管理权的广州足协出局。但出局方,也心服口服。几年后,时任广州足协秘书长、现在的广州足协主席的谢志光说:“事实证明,他们的很多方式是对的。”

  夺权,未必腥风血雨,但从来不是请客吃饭——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恒大的出手证明了他是成长在广州的企业,但他们做事的风格和广药这种国企完全是两码事。

  恒大夺权后,期间用李章洙代替了彭伟国,完成了这次标志性的更替后,许家印当众向彭伟国道歉;2012年,许家印用里皮顶替了李章洙以后,面对壮志未酬的李章洙,许家印也向李章洙道歉。

  放下身段的许家印,那时候的身家是400亿左右——刚入足球圈,该下杀手就下杀手,该道歉还是要道歉,但目标明确:恒大要么不做,要做就做得最好。

  彭伟国?李章洙?还有后来的里皮?卡纳瓦罗?斯科拉里?

  需要的时候,芝兰当道,不得不除也……

  ▲许家印和李章洙

  当然,道歉的事情,后来是不会再有了。时位移人,彼时的恒大,还是区域性企业,许家印还只是一路诸侯而已。

  再回首一下广州足球的历史:广州足球的成功,民间资本当立首功。

  细数广州足球的东家,从前期的太阳神、到吉利、日之泉,均为民营企业,而到了恒大,则是民营资本之集大成者——期间有四年的国企时代,2006年,广药集团禀政府之命接手,2010年黯然退出,有冲超之功,结束了广州足球长达十年在次级联赛挣扎的冰河期;然而又有假球之实,2009年的扫赌反黑风暴,让广州足球几乎遭受“灭顶之灾”。四年光阴,花钱无数,功过分明,有得有失。

  恒大之前的民营资本,均为中小企业——最成功者,自然是太阳神。太阳神和彭伟国、胡志军等队员风云际会,那段日子对于广州球迷来说,仍然是黄金时代带来的不可磨灭的记忆,至于日后吉利和日之泉时代的步履蹒跚,个中因由已经是老生常谈,这种纯资本的小作坊式的“纯市场”足球,在“市长足球”和“政治足球”面前丢盔弃甲,皆为当时特定的历史条件所致。

  但广州的商人,的确有其灵敏的嗅觉,2010年,恒大低价抄入广州足球,然后开始书写恒大传奇,其后,恒大的很多做法为外界所效仿——向来得风气之先的广州,锻炼出来的是对商机的异常敏感,兴盛时有太阳神接盘,低谷时有恒大抄底。

  恒大选择了广州,不是广州选择了恒大,事后看似偶然,但偶然实有必然——恒大的嗅觉和手段是从广州锤炼出来的,而广州,也给他们在足球上大展拳脚创造了极佳的舞台。

  这的确是一家在南方城市的“南”方俱乐部。当然,他们的口号,他们的“作派”会让老式的“南方人”感到格格不入:

  做好自己事就好了,闷声发大财,和气生财最重要,把调子定得这么高,这是干嘛呢?

  ▲广州恒大的第八座中超冠军

  十年间,舍得花钱,懂得管理,恒大拿了17个冠军,其中包括八个中超冠军,两个亚冠冠军。中超进入恒大时代。

  冠军的追求对于任何一个职业俱乐部来说,永远不会停止,然而对于恒大来说,他们的眼光并不是拿冠军这么简单。

  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亚洲区预选赛,中国队在预选赛上连续三届无缘十强赛以后,终于在全亚洲的帮忙下,杀进了12强赛,而这带给恒大的直接变化是,准备回归恒大的里皮转而执教中国队,他的工资由恒大支付大部分。

  中国队功亏一篑无缘俄罗斯世界杯以后,中国足球的重心又开启了冲击2022年世界杯的一幕。

  恒大一直希望为国出力的心终于全面释放:2019赛季,韦世豪等五名队员加盟广州恒大,广州恒大被外界戏称为“国家集训队”,而恒大由此则实现了自身的新老交替。

  中国杯上,恒大主帅卡纳瓦罗身兼二职,成为中国队代理主帅,然而中国杯上中国队表现不尽人意,卡纳瓦罗也顺坡下驴,辞去国家队主帅一职,专心当好恒大主帅,最终带领恒大获得了2019赛季中超冠军。

  2019赛季夏窗期间,恒大在为国家队保驾护航方面,倾尽全力:艾克森、高拉特、费南多、阿兰、洛国富五名非血统入籍球员全数被恒大收归帐下。

  ▲恒大的归化大军

  五名队员,有的是恒大需要的,有的是恒大不需要的,但不要紧,为了国家队进入世界杯这个目标,恒大不惜血本。

  以洛国富为例,这笔转会是有关部门亲自派人到梅县,促成了这桩转会,而为了这桩转会,恒大付出了4400万左右的转会费,买完以后,又把洛国富重新租借给广东华南虎踢完了2019赛季下半赛季——到了今年,洛国富仍然用不上,恒大准备将其租借给武汉卓尔;类似的队员还有阿兰,为了让已经入籍的阿兰能踢上比赛,恒大将其租借给上赛季的联赛亚军北京国安。

  从上赛季开始出台的双外援政策(后期作了调整),到本赛季让郜林等三名老将离队,其用意是给能在国家队踢比赛的队员更多机会,再加上此前所述的情况,恒大的用意再明显不过:是否拿冠军并非第一要务,但是在帮助国家队完成进入2022年世界杯目标方面,恒大竭尽所能。

  恒大这十年,一条明显的分割线就这样浮现:

  前十年,攻城掠地,荣誉等身,过往已成序章。

  而未来,保驾护航,风刀雨剑,前路尚未明朗。

  现在的恒大,到底是南人北相,又或是北人南相,只能留待时间和历史去评判了。

许家印恒大国足

推荐阅读

阅读排行榜

体育视频

精彩图集

秒拍精选

新浪扶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