熬过「30公里危机」 至暗2020的马拉松保卫战

熬过「30公里危机」 至暗2020的马拉松保卫战
2020年03月10日 08:56 体育综合
资料图。 资料图。

  文丨体育产业生态圈,作者丨黄梦婷,编辑丨殷豪男

  考虑到项目经费结算、人员成本、业务停滞,且疫情完全结束的时间无法确定等因素,马拉松行业受到的冲击,绝不亚于‘心脏骤停’的餐饮娱乐行业。

  从赛事扎堆到无赛可办,疫情冲击下,马拉松赛事公司该如何淬火自救?彷徨且挣扎的马拉松人,在等待着‘鸣枪开跑’。

  对于马拉松赛事运营管理专家石春健来说,每年春天,是她一年里最忙碌的时间,几乎每周末都有马拉松开赛。但如今,这种忙碌以另一种‘焦虑’的形式存在。她不断收到诸如‘疫情给体育赛事公司带来哪些影响?’‘应该如何面对挑战?’‘下半年情况会转好吗?’等类似的行业问题咨询。

  新冠疫情在全球迅速蔓延开来,人流密集的马拉松活动首当其冲。国内2-4月的比赛全部延期或取消,而放眼国外,马拉松行业也尚不乐观——东京马拉松取消大众组、平壤马拉松取消、首尔马拉松取消、巴黎半程马拉松取消、罗马马拉松取消。。。。。。

  在上周末保留的东京马拉松精英组赛事中,日本选手大迫杰以2小时05分29秒的成绩创造了日本纪录,并拿下了1亿日元的破纪录大奖。

  ‘马拉松没了,赛事公司要做好上半年都无赛事可办的准备。’一位路跑行业从业者告诉ECO氪体的记者。

  考虑到项目经费结算、人员成本、业务停滞,且疫情完全结束的时间无法确定等因素,马拉松行业受到的冲击,绝不亚于‘心脏骤停’的餐饮娱乐行业。

  无论如何,2020年终究会成为马拉松行业的一道坎。被疫情‘支配’的上半年显得格外漫长而艰辛,但当赛事将如期扎堆在下半年时,跑者招募、人才资源、资金流动、场地与时间选择,又是一座座需要迈过的大山。

  01、2020上半年:无赛可办的至暗时刻

  ‘疫情刚发生那段时间,公司甚至想短暂转行做房地产行业。’就职于一家综合性营销公司的小王告诉ECO氪体记者。

  虽然马拉松为代表的体育赛事只占公司业务的一部分,但在全面宕机的状态下,他所在的公司仍然遭遇了不小的冲击,不得不从业务层面考虑其他潜在的生存方式了。

  而对于那些主营马拉松赛事的公司而言,‘转行’二字,没有那么容易说出口。

  陈旭东是北京亭溪体育文化有限公司的总经理,这是一家以马拉松赛事运营、体育赛事管理咨询业务为主的体育赛事公司,公司团队曾执行过崇礼马拉松、还协助合作伙伴执行过环法自行车北京站、长城汽车半程马拉松等体育赛事。

陈旭东与其亭溪体育文化团队在赛事现场的合影陈旭东与其亭溪体育文化团队在赛事现场的合影

  ‘疫情来得比签约还要快。’陈旭东告诉ECO氪体记者,这是疫情发生后公司面临的棘手问题。今年五月,亭溪体育原本有两个项目要执行,如今办不办、什么时候办都变成未知。

  在未知背后,是以赛事为核心的公司陷入不确定的窘境。甚至赛事恢复时公司还在不在,也是一个问题。

  对国内以马拉松赛事为核心业务的公司来说,过往数年并不是没有遇到过挑战,资金、审批、人才等问题都曾摆在他们面前。但整个行业陷入‘无赛可办’的窘境则是破天荒第一次。这四个字,意味着项目停止,意味着资金断裂,意味着人才流失。

  ‘马拉松123’是垂直于马拉松行业的自媒体,其主理人阿东在疫情期间做出一个全国路跑赛事动态网站。据其大数据显示,截至3月6日下午四点,2020上半年路跑赛事,有146个延期、27个取消、91个待定。

‘马拉松123’的赛事统计页面‘马拉松123’的赛事统计页面

  此次疫情中,受到冲击的领头行业公司也甚众。马拉松第一股智美体育在3月3日发布财务预警,2019财年的亏损不少于4亿元,再加上新冠疫情冲击,2020年的智美体育更雪上加霜,业务与员工管理深受考验;而万达体育最近也在考虑出售其五年前收购的Ironman铁人三项业务,来减少公司的资产负债率,据外媒报道,此次交易金额约为10亿美元。

  ‘不过,处理项目的突发危机情况是家常便饭,考验赛事人的基本功。这次只是换个场景、换场比赛,我们要攒住信心,一起扛到鸣枪开跑之日。’陈旭东说。

  而石春健则告诉ECO氪体记者,多数赛事公司在疫情期间,号召员工进入学习状态,主要学习内容包括内部管理流程、外部的优秀赛事案例。‘在忙碌的时候,大家都在外奔波,公司内部项目管理流程比较薄弱,利用这段时间来提高项目管理效率,也是给公司未来业务打基础。’

  随着大量马拉松赛事的延期举办,在与行业内人士的交流中,大家都相信疫情过后的下半年将是行业拐点。不过,对于下半年即将爆发扎堆的赛事,行业要面临的则是另一种困境与挑战。

  02、2020下半年:赛事扎堆带来新挑战

  无赛可办固然是彻底的坏消息,但赛事扎堆也会带来新的挑战。

  虽然大部分延期的马拉松赛事尚未明确开赛时间,但依据武汉马拉松组委会通告‘2020汉马将延期至下半年’的参照,上半年延期的赛事,可能大部分将挪到下半年举办。

武汉马拉松组委会通告武汉马拉松组委会通告

  马拉松赛事是一项耐力型考验赛事,对天气状况有着高要求,天气太热容易造成选手身体脱水,严重点可能会引发安全风险,而天气太冷则会造成运动效果不好,影响选手刷PB。所以,每年我国马拉松开赛的高峰季节,就是春季和秋季。(注:PB即Personal Best ,指个人最好成绩,该词是常见的跑步术语。)

  根据2019年马拉松赛历来看,全年马拉松赛事出现高峰日期是10月19、20日,这个周末全国共有超过80场比赛。可以预测的是,今年下半年的赛事撞车数量会更高,同个周末将会出现上百场的赛事。

数据图来源自《2018中国马拉松大数据分析报告》数据图来源自《2018中国马拉松大数据分析报告》

  首先,是协调办赛时间不易。以往我国马拉松办赛时间都是错峰,上半年是自南向北逐渐开赛,下半年则是从北往南,同区域、同类型的马拉松赛事也都尽量避开同一个周末举办,这样有利于协调跑者时间、赞助商资源分配,如何在下半年有限时间内,挑选一个‘黄道吉日’,是一件头等大事。

  其次,是赛事审批难度更高。政府在我国马拉松赛事中扮演极为重要角色,曾有马拉松赛事公司透露,举办一场马拉松,可能需要和多达二三十个政府部门打交道。因为受到疫情影响,政府部门有可能减少办赛热情,出于公共卫生安全考虑,公安部、卫生部等部门对赛事审批会更加谨慎。

  第三,招商难度加大。赞助商是马拉松赛事运营关键一环,疫情对赞助商冲击也不小,这会影响赞助商的下半年营销计划,有可能缩减赞助赛事名额,甚至出现赞助商‘保大弃小’局面,对于品牌影响力稍弱的中小型马拉松赛事并不友好。

  第四,公司人手调动的挑战。上半年赛事公司出于‘开源节流’的成本去考虑,将会减少人员招募,等到下半年赛事爆发的时候,公司员工会出现短缺情况,赛事公司提前与社会兼职人员,甚至是第三方劳务平台进行合作,很有必要。

  对于这些可能出现的新挑战,石春健也依靠多年马拉松赛事经验给出了适当建议。赛事公司可灵活变动赛事计划与规模,从简办赛,根据公司现有资金流合理规划下半年赛事等具体安排。比如,将全程马拉松变成一个半程或者十公里的赛事,这样既可以保持在赛事市场上的声量,也可以减少招募压力,同时也能增强公司抗风险能力。

  面对人手不够问题,陈旭东也进一步预测,‘线上协同会加速赛事运营的去中心化,会出现更多细分、专业版块的服务公司,同时也会出现更多按照项目分成的自由赛事职业者。’

  总之,相比较上半年无赛可办的日子,下半年遇到的诸多挑战,或许属于‘幸福的烦恼’。

  03、灾后反弹,淬火重生?

  过去五年,我国马拉松行业发展速度惊人。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2015年-2019年,全国各类规模马拉松赛事场次分别为134、328、1102、1581和1900场。除了赛事数量规模的增加,在消费层面上,2018年马拉松赛事带动的总消费达288亿元,马拉松从一项群众性体育事业,逐渐迈向产业化发展。

  但是,高速增长的硬币背面,是中国马拉松产业粗放发展后的困顿——诸如创新力不足、赛事同质化现象严重、马拉松项目竞技水平有待提高、风险意识不强等等。这些问题,都是疫情之前中国马拉松就面临的困难与挑战。

  ‘疫情爆发后,这几个月时间看似无赛事可办,但苦练内功的赛事公司可不少,也让整个行业多了些静下来思考的时间,反思中国马拉松过去几年粗放型发展的弊端和不足,相信这肯定会倒逼未来马拉松产业的转型和升级。’阿东如此总结疫情对马拉松行业的长期影响。

  在马拉松跑者圈子里,‘30公里危机’是一个口口相传的名词。通常在30-35公里之间,参赛跑者会出现掉速情况,随之而来的就是和‘我不行了,不能跑了’的身体,做极限斗争的痛苦挣扎期。然而,只要熬过这段困难期,跑者就会拥有从量变到质变的飞跃。

  如今,2020年这场突发的疫情,对于整个马拉松行业来说,也颇似经历着一场‘30公里危机’。淬火将让脆弱折断,让强韧更强。

  在采访过程中,多位马拉松行业人士也认同,2020年的马拉松行业可能会重新进入一个洗牌期,有些小微企业可能因此倒下,那些更有能力的公司,也有突出重围的机会。

  ECO氪体专栏作者、跑哪儿科技CEO常春表示,‘2020年是一个重要关口,一个行业联盟性质的互助会可能借机形成,包括不同主体之间的横向联盟,以及产业链上下游的纵向联盟,让行业内得以抱团取暖,共享资源。’

  对比欧美、日本等国家的发达路跑行业, 我国马拉松尚处于刚刚起步阶段。中国的马拉松人,还有更多更重要的目标要去实现。

  等疫情结束,马拉松的行业人士与跑者们,共同期待着一场‘浴火重生’。

马拉松中国跑步

推荐阅读

阅读排行榜

体育视频

精彩图集

秒拍精选

新浪扶翼